表独立兮山之上,云容容兮而在下。

雄安回来后,乐乎没再发过图,虽然还是偶尔上来看看,却再不是那般心绪。总想抽时间去见渣渣姐一面,好像2015年我去了北京这些年就再没见过。
我这些年不再自我检视,也丝毫听不进别人的意见。
也许我足够勤奋,却不再是为了什么。

我想是我太累了,现在睡觉居然对我是一种奢侈。

昨天达达和我讲,你现在做的根本不是你应该做的。我们都一样,我们都很清醒的知道我们是为了什么。美美想起,我总是低头看我自己的双腿,是真的自己想要,还是为了别人的期待,或者二者都有。

评论 ( 1 )
TOP

© 子时忘归 | Powered by LOFTER